垂钓伞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垂钓伞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血缘寻姐在你隐我瞒中升华[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3:10:59 阅读: 来源:垂钓伞厂家

div>

一直以来,郑波都知道自己有一个从没见过面的姐姐,姐姐一生下来就送人了。郑波在一次献爱心的活动中,遇到了受助对象——急性重型再生障碍性贫血患者杨柳。巧的是,郑波跟杨柳的血液配型相合;杨柳的生辰年月日又跟郑波的姐姐相同,而且杨柳也是被抱养的。郑波认定杨柳就是自己的亲姐姐,与父母一起投入了救治杨柳的过程……

奉献爱心,受助对象竟是被人抱养的亲姐姐

2008年1月,在石家庄一所大学读化工专业的郑波刚考完最后一门课,就回宿舍拎起早已收拾好的提包奔向了火车站。前段时间的综合测评中,各方面表现俱佳的郑波获得了国家奖学金,这意味着他新一年的学费有了着落,父母终于可以轻松地过一个好年了。

郑波的家在承德滦平县一个偏僻的山村,父母亲为了供他上学,可以说一直在勒紧裤带过日子。即使这样,他上大学两年间,家里还是欠下了几千元的债。去年一场暴雨后滦河发洪水了,家里的几亩庄稼全毁了。郑波能够想象,父母早已为他寒假后的费用焦心了。

郑波带回来的消息果然让父母愁苦的脸上泛起了喜色。父亲喜滋滋地宰杀了家里的一只羊,剔出部分精肉,让郑波到承德给高中时的班主任刘老师送去。高中时,由于家境困难,郑波在学习和生活上都得到了刘老师很多的关心。考上大学后,每年寒假郑波都带一些土特产去看望刘老师。

郑波到刘老师家那天正好是星期六,刘老师的家里有好几个人。刘老师介绍,这些都是他的学生,是来为一个叫杨柳的女孩子策划捐献骨髓活动的。杨柳也是刘老师的学生,大学毕业后刚刚上班一年,就查出患了急性重型再生障碍性贫血,治愈的唯一方法是骨髓移植,但由于没能找到合适的配型,只能一直靠输血维持着生命。郑波当即决定和学友们一道去医院看望杨柳并采集血液。

躺在医院病床上的杨柳脸色苍白得几乎没有血色,但精神状况很好,和学友谈笑间丝毫看不出沮丧绝望的情绪。倒是她的父母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不断地唉声叹气。郑波和学友们都安慰两位老人别着急,这么多人采集了血液,说不定能有一个配型合适的呢。杨柳的父亲一声长叹:“陌生人之间配型合适的概率只有三十万分之一,太难了。要是能找到杨柳的亲生父母就好了,医生说,直系亲属间的配对成功率能达到25%左右,那样杨柳获救的希望就大多了。”

杨柳是抱养的?郑波的心里不由一动,因为很早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有一个被抱养走的姐姐。那时父亲和母亲刚结婚不久,爷爷奶奶同时得了重病,生下姐姐的时候,家里根本没有能力抚养,只好托大夫把姐姐送给了别人。之后爷爷奶奶相继离开人世。孩子送人,公婆去世,母亲为此大病一场,好几年后才生下了郑波。父母曾打听过姐姐的情况,但当时经手送走姐姐的大夫已在一次车祸中丧生,姐姐的下落成了父母特别是母亲长期以来的心病。

郑波急忙问:“叔叔,杨柳是什么时间出生的?”“1985年9月16日。”这几个普通的数字让郑波的心跳有些急促,姐姐也是1985年9月16日出生的,但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人多了,他进一步问:“那你们没去找杨柳的亲生父母吗?” 杨柳的父亲又是长叹一声:“怎么能不找呢?可是当年送我们孩子的中间人已经不在人世了。”他从兜里掏出一张纸,“这段时间,我已经把寻找杨柳亲生父母的传单贴遍了承德周围的各个县,但一直没有确切的消息。杨柳这孩子真是命苦哇。”说到最后,杨柳的父亲哽咽着流出了眼泪。

郑波没有再问下去。他想如果自己和杨柳配型成功,那时便能确定杨柳是自己的姐姐。他巴望着配型结果快点出来,一旦证明杨柳是自己的姐姐,就告诉父母一块来照顾杨柳。

一周后,郑波正在自家院里晾晒羊草,刘老师来了,还有杨柳的父亲。刘老师带来了医院的检测结果,郑波和杨柳的配型成功!杨柳的父亲泪水涟涟,攥着郑波的手:“孩子,杨柳有救了,你是我们一家的恩人啊!”

郑波也按捺不住心里的兴奋,急忙去邻居家找到正在做豆腐的父亲和母亲,激动地说:“爸、妈,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当年被人抱养走的姐姐找到了。”他把在承德遇见杨柳的事情说了。找到了离开自己二十多年的亲生女儿,郑波的父母高兴得根本没心思再准备什么年货了,当即决定去承德看望杨柳。

疑窦丛生,团聚后父母的躲闪与犹豫让人心疼

去承德的路上,郑波的母亲不停地问着杨柳从小到大的点点滴滴,一边听一边流着泪说:“可怜的孩子,好容易才长大,怎么会得这种病啊。”知道女儿找到了亲生父母,而且郑波与女儿的配型合适,杨柳的父亲也不再唉声叹气:“医生说了,只要杨柳移植骨髓成功,康复后生活工作都不会有什么问题。” 郑波的母亲抓紧了他的手:“孩子,咱们一定要救你的姐姐呀。”郑波使劲点了点头。

进了病房,郑波的母亲抓着杨柳的手就哭开了,一声一声喊着“闺女”。杨柳和母亲不知所以,一时有些手足无措。郑波急忙说明了情况,杨柳把目光投向了父亲,只见父亲点了点头:“孩子,郑波说的都是真的,你的亲生父母找到了,你的病也终于有救了。”杨柳喊了一声“妈”,脸贴在郑波母亲手上哭了起来。

病房平静下来后,四位老人还有郑波一起去找了杨柳的主治医生。医生介绍说杨柳的手术要等到生命体征恢复到一定指标后才能实施,这期间,病人要注意保持情绪稳定,郑波也要加强营养,避免生病。他还拍着郑波的肩意味深长地说:“小伙子,杨柳的身体能否康复,就寄托在你的身上了。”郑波以为医生担心他的身体,立刻拍着胸脯说:“放心吧,我的身体棒着呢。”

其后几天,郑波和父母一直在病房照顾着杨柳。一天,他们正陪着杨柳聊天时,杨柳的父亲拿着一张报纸进来往床上一摔:“你们看看,天下竟有这样狠心的父母。”原来报纸上面有一则新闻,说的是河北栾城县有一个女孩得了白血病,寻找合适骨髓供体时,她才知道自己是抱养的,亲生父母在山西大同。当她和养父母找到大同时,亲生父母还有姐姐却避而不见,正上大学的弟弟也拒绝露面。无奈,女孩只有绝望地回到养父母处每日以泪洗面熬着等死。

看完新闻,郑波父母叹息连连,郑波也是愤愤不平,杨柳的父亲感动地说:“老郑,你们一家都是好人啊。也是杨柳有福,她有难了,亲人们都毫不犹豫地来救她。”杨柳把郑波的手拉到胸前,细细地摩挲着,眼里噙着晶莹的泪花:“弟弟,谢谢你,做你的姐姐,我感到好骄傲!”

很快要过春节了。按照原来的想法,郑波和父母要陪杨柳在医院过年的。可是,郑波的父亲却在这天提出要回滦平老家,说家里十几只羊过年托给邻居喂养不太合适,准备回家过年后再来看望杨柳。郑波看出了父亲眼神中的闪烁,但他觉得父亲说的有道理,而且这么多人都在医院花销也太大,等杨柳具备做手术的条件了再来也不晚。

回到滦平的郑波和朋友一起蹚雪进山套了只野鸡,准备年后带给杨柳补养身体。不想汗后中了山风,夜里就发起了高烧。郑波横竖不肯用药,只让母亲给他用铜钱刮痧。母亲一边刮着一边问:“郑波,给杨柳捐骨髓你的身体不会受到影响吧?”趴着的郑波竖起小指:“就捐这么一点,根本没什么影响,而且骨髓还会再生,用不了几天就会恢复的。”母亲哦了一声,又说:“杨柳治病要花很多钱,你以后上大学就更困难了。”郑波一笑:“妈,您别担心,有奖学金、助学金,再揽个家教,上完大学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郑波的感冒很快就好了。母亲提出把家里的羊卖了给杨柳治病。郑波父亲表情复杂地看着妻子:“这个时候羊没什么膘,卖不出好价钱。咱们就支持郑波捐骨髓算了。”母亲说:“毕竟咱们喊过杨柳‘闺女’呀,怎么也得尽份心意。再说郑波捐骨髓是他自己选择的,咱们想反对都不行。” 郑波父亲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羊卖了,只留了几只半大的小羊。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 div>

除夕之夜,杨柳给郑波发来了短信:“22年前,爸妈给了我生命,现在他们又将赐予我生命延续的希望。我相信,即使我的生命注定充满了艰辛,因为你们的爱,我也会用鲜花缀满生命经过的每一行脚印,感恩你们关注的目光。”郑波把这条短信给父母念了,父母对望了一眼,叹了口气说:“杨柳这孩子命苦啊,咱们一定要把她的病治好。”

在窗外夜空隆隆的炮竹声与如花的焰火中,郑波想起了躺在病床上的姐姐杨柳,还想到了父母接触杨柳以来的种种变化,从开始的似火热情到后来的躲闪犹豫。郑波觉得有些蹊跷,莫不是父母在巨大的经济压力和捐髓影响健康的误解中,也要像那则新闻中说的那对父母一样选择退缩与逃避?“我的身体我做主”,抱定这样的决心时,想到父母对病重杨柳的躲闪与犹豫,郑波不禁感到一阵心痛。

真相大白,认亲误会后一家人的大爱选择撼人心魄

山里通往承德的车恢复运行后,郑波和父母到了承德。见到亲爸亲妈,杨柳从头到脚洋溢着欢喜,听说郑波为了给她套野鸡冻得感冒了,她一边喝着鸡汤,一边扑簌簌掉着泪。杨柳父亲把郑波的父亲叫到病房外边,满是歉意地说:“老郑,真是不好意思,你那天突然一走,我还以为你们要打退堂鼓,再也不来了呢。这半个月我们心里七上八下的,都快愁死了。现在想起来,我们真不该那样想你们啊。” 郑波父亲说:“不会的,我们哪能做那种昧良心遭人骂的缺德事呢。”

经过检查,杨柳的生命体征已达到接受手术指标。听到这个消息,杨柳的脸上漾起了难得的红润,她一遍一遍摩挲着郑波和4位老人的手,眼里放出梦幻般的光彩:“两个爸爸,两个妈妈,一个弟弟,都这么爱我,我太幸福了。”

当日,杨柳被送进无菌层流病房,接受高剂量的化学药物或放射线照射,将体内全部的骨髓细胞,不分好坏完全破坏,以彻底将恶质、病变细胞消灭,为接受骨髓移植做准备。半个月后,郑波开始连续注射一周的专用药剂,刺激造血干细胞增殖。

郑波抽取骨髓前,他先去看望了杨柳。杨柳的头发几乎全没了,皮肤像雪一样白,但见到郑波,眼里立时焕发出异样的光彩。看着杨柳嘴唇满是由于干燥引起的溃疡,郑波不忍心通过对讲机和她说话,只是笑着伸手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用力挥动。杨柳也做出了同样的手势,脸上淌下了晶莹的泪珠。

郑波躺在了无菌室的手术台上,随着泵机的微响,从他血液中分离出的造血干细胞在采集袋中一点点增多。郑波叮嘱医生多采集一些,方便杨柳尽快恢复。医生笑着说:“过犹不及,抽取量都是经过精密计算的,不能多也不能少。”3个小时后,郑波的造血干细胞开始注入杨柳体内。医生说只要不出现严重的排斥反应与病毒感染,杨柳3天后白细胞即可开始生长,10天左右便可达到正常水平,届时基本可以确定手术成功。

几天后,经过检测,郑波的造血干细胞和杨柳百分之百嵌合,几乎没有什么排异反应。一切体征表明,手术基本可以提前确定取得成功。提前而来的好消息让郑波父母喜泪纷飞。母亲握住郑波的手,哽咽着说:“孩子,让你受累了。其实杨柳并不是你的亲姐姐啊。”她的话让所有在场的人大吃一惊,郑波问母亲:“妈,你怎么知道的?”母亲更是吃惊:“你……你早就知道杨柳不是你的亲姐姐?”郑波不好意思地笑了,原来抽取骨髓前,医生说将他和杨柳的血液配型采取了分子生物学方法,通过提取DNA确定基因配对程度。检测表明,他和杨柳虽然血液配型相合,但并不存在生物学意义上的亲缘关系。他担心父母由此阻止他给杨柳捐献骨髓,才没有说出实情。

郑波母子的话让杨柳的父母瞪大了眼睛,他们把目光转向了主治医生。医生笑着说:“作为医生,我必须完全尊重捐献者的意愿,不能有任何隐瞒。可贵的是,郑波知道实情后没有退缩,他是个了不起的小伙子。”他又问郑波父母:“你们怎么知道杨柳不是你们亲生的?” 郑波母亲说:“自己生的孩子怎么能不知道呢。郑波的姐姐生下来的时候背上有一块很明显的黑痣,有拇指甲那么大呢。可是我给杨柳擦背的时候根本没有见着痣,那说明她只是和郑波的姐姐同一天出生又同一天被抱走罢了。我们是怕由此耽误了杨柳的救治才没有说出来。”

母亲的话让郑波的双眼湿润了,父母的突然离开医院、刮痧时母亲的问话、卖羊时父亲的犹豫……一切的一切他都明白了,在穷困中挣扎了一辈子的父母,知道杨柳并不是亲生女儿后,要做出继续救治杨柳的决定,受了多少煎熬付出多大的牺牲啊。

杨柳父母跪在了地上,嘴哆嗦着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泪水不停地淌着。郑波父亲见他们两口子横竖不起来,急得搓着手说:“你们别这样。其实我和郑波他妈知道杨柳不是我们的亲生孩子后也犹豫过,我们不是你们想的那么好啊。”主治医生一边帮着扶起杨柳父母,一边眼圈泛红地说道:“你们,你们真的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