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钓伞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垂钓伞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发布时间:2021-10-10 07:33:56 阅读: 来源:垂钓伞厂家

一行人由远而来。

韩欢妍杏目一睁,见那些人个个穿着青一色戎装,当即一怔,直盯着常笠。

常笠知她所疑,直将她拥得更紧,也加深了吻意。

那群人中领头的是个高大帅气的军官,走路一跛一跛的,细一看小腿受了枪伤,伤口处正汩汩流着血水,一路走来,地上全是斑斑血迹。

那军官瞧了瞧热吻中的两人,不时眉头一拧,眸光迅即移开,冲着身后众人怒声说道:“又让他给跑了!”

待一行人远去,韩欢妍慌忙推开常笠。

“你什么时候干起这种行当!不要命了!若想立功,报效国家,我跟父亲说声就是!”

“休提韩旭东那个懦夫,只要日本人稍一施压,他就失了骨气!”

韩欢妍自然不知道常笠在说什么,见他如此诋毁自己的父亲,对他的感情不得不悬崖勒马。

整整凌乱的衣裳,说:“今日权当我们没有遇见!往后你自己小心!”

说时扭头就走。

留下常笠一人皱着眉头,满嘴的苦涩。

常笠知道走了这条不归路,岂有再回头的。

心口一窒,伤口越发疼得厉害。

不时抚着腹部,那里早已鲜血淋淋,好在他穿着黑色外衣没让韩欢妍瞧出,又借着她身上的胭脂粉味掩去了一身血腥,才让他逃过此劫。

常笠见追他的人已走远,抚着受伤的腹部一点点消失在街头。

韩欢妍心里却乱糟糟的。

她漫无目的在街头走着。她对常笠的感情不是一天二天,不是说收回就能收回的。

可常笠干得行当,是将刀架在脖子上,随时都会赔了性命。

蓦然间她想到刚才似乎闻到常笠身上的血腥味,当时只是瞬间的念头,没多想,这会细一想,不由一惊。

“他受伤了!”

韩欢妍沿着原路寻了去,而常笠早已不在。

韩欢妍失魂落魄地走在街头,这时一柱车头光照来,她来不及避开,摔倒在地。

那车已驶到她身边,一个急刹,让车上的人十分恼怒。

韩欢妍用手撑着地面,见掌心已被石子磕破,不觉痛得俏脸生白。

这时车门打了开,一道颀长的身影融进视线中。

来人穿着一身月白色长衫,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比星子还要璀璨的光泽,浓密的眉,高挺的鼻梁,一张薄唇紧抿。

大概是遇上车祸让他十分不悦。

韩欢妍觉得来人轮廓有些熟悉,不由缓缓爬起,借着车灯光将来人看清。

“是他!”

韩欢妍没想到会是陆锦轩。

陆锦轩这时也瞧见了韩欢妍,顿时吃了一惊,继而微微一笑,一整天的不悦一扫而光。

“韩小姐怎么是你!矣!对不起,刚才没看清,送你去医院吧!”

陆锦轩瞧着韩欢妍葱白玉嫩的掌心此时正流着血,不免有些心痛。

韩欢妍瞧着他,直叹不是冤家不聚头。

有说人一次是偶然,二次是巧合,三次是缘份。

算来,她跟这人是第三次见面,莫非真是缘份?

她这一想,倒把自己给愣住!

什么乱七八糟的,跟这种人还是不要缘份的好!

她启口淡淡说:“不用了!”

继而转身就要走。

陆锦轩本就来向韩府提亲的,可惜被他大哥陆锦弘捷足先登。

陆锦弘为了他自己也就算了,偏偏为了李琝志那个小小副官。

陆锦弘果然不把他当弟弟。

陆锦轩白天在韩家吃了闭门羹,心里郁闷到死。那韩旭东十分瞧不起他,连杯茶水都没让他喝,就已下了逐客令。

他本来还气着,想着这事没希望了,不想会在路上遇见韩欢妍,想来两人还是有缘的。

陆锦轩追了上去:“韩小姐因在下受了伤,在下心里自然过意不去!韩小姐若不嫌弃,就让在下送你一程!”

“不用了!不过擦破点皮,陆少爷不必记在心上!我还有事,恕不奉陪!”

说时又加快起脚步。

陆锦轩自然不甘放手。

这时陆续传来几声枪声,走在前头的韩欢妍瞬间呆立,不时一阵胆战心跳。

见一行人追着个黑衣人而来,她的心已提到嗓子眼。

那黑衣人正是常笠,韩欢妍用手捂着嘴,担心忍不住叫出声。

陆锦轩倒是会察言观色,指着那黑衣人说:“你认识他!”

人命关天,韩欢妍赶紧收回思绪,一把攥住陆锦轩的衣袖说:“帮我个忙!将他送出城!”

陆锦轩见追杀常笠的人正是陆锦弘的部下,不由来了兴趣:“既然韩小姐开了口,在下定全力以赴!只是韩小姐要记得我这个人情!”

“这人情我定铭记于心!”韩欢妍几乎恳求他起。

直觉告诉好,眼前的人一定有办法救常笠,她便暂且欠他个人情,他日有机会再还他就是。

陆锦轩勾嘴轻笑,转身上了车。

韩欢妍不放心跟在他车后,见常笠上了车,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韩欢妍回到电影院,电影已结束多时,韩黛与秋叶出来时没看到她,便留在原地等她。

三人回到韩府已近子时。

韩光植一直等着她们,见她们仨回来了,这才回屋休息。

这一夜韩欢妍怎么也睡不着,她担心着常笠的安危,等到玻璃外透出一丝亮光,忙穿衣起床。

独自一人驱车来到城外,见陆锦轩的车停在城外,陆锦轩正靠着车吸烟,一脸疲惫,料定他一晚没休息,而常笠已不在车上。

韩欢妍以为自己被陆锦轩耍了,上去直言说:“我朋友呢?”

陆锦轩猛得吸口烟,淡淡说:“走了!”

“去哪了?”

“天下这么大,我怎知他去了哪?不过我看韩小姐对他不一般,他是韩小姐的情郎?”

韩欢妍见心思被人说着,有些心虚,便没睬他。

陆锦轩见她不语,便当默认,心里十分恼火,将手中吸了一半的烟往地上一扔,用脚踩了踩:“你知道他是干什么的?”

韩欢妍被他问蒙了,不明所以地望着他。

“他是来刺杀我大哥的!那些追杀他的人是我大哥的部下!现在好了,你把我也搭上去了,你说这个人情怎么还我!”

陆锦轩说时,冷不防将韩欢妍一把拥进怀里。

抚着她柔软的红唇说:“我要你!”

声音沙哑,半是认真,半是戏谑。

“你……神经病!”韩欢妍瞧着他笑起,撇过头,避开他的触摸。

“你知道我大哥是谁?陆锦弘,新任陆家军军长!”

韩欢妍瞬间呆住。

这个信息在突然,一时让她难消化。

没想到常笠会去刺杀一位军长,他是吃了豹子胆么!

转念一想,这陆家不是在尚平么,好好的怎跑到西鸣来了?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一会回来!请问有几个人在看,能露个脸吗?

许昌PE管弧形大弯头施工方便快捷

晋城CGCT玻璃钢管安全保存规定&

河南干喷机组自动上料喷浆机组合设备厂

太阳能板多少钱回收二手电池板多少钱回收

五金接线端子自动攻牙机河北自动攻丝机厂家定制

泗阳县代做投标书价格

可维护注浆管工厂天津天津注浆管生产厂家

气泡砖电动叉砖车加气块运输车

学问临汾CPVC电力管安全保存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