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钓伞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垂钓伞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棵大树引发的命案-【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59:37 阅读: 来源:垂钓伞厂家

【一】受邀的欧阳静思

“静,静思同学。”

“什么事啊,吴昭勇同学?”正在收拾书包的欧阳静思问道。

“这次放假你有什么计划吗?”

“本来我们全家打算去英国的,可爸爸临时有事,去不成了。怎么啦?”

“我想邀请你去我家玩。”过了几秒钟,吴昭勇见欧阳静思没什么反应,又补充道,“是去我的老家天津蓟县的一个小村子,我的爷爷奶奶住在那儿。可以吗?”

“好呀。”

“你答应了?”

“嗯。”欧阳同学这时整理好了书包,拉上拉锁。抬头说,“不过我要再带上一个人可以吗?”

“好啊,是你妹妹吗?”

“不是,明月有她自己的计划。”然后转身面向后位的余诗雨,“诗雨,上次答应要和你一起去游乐场玩,可我临时有事把你一人留在游乐场门口就走了。此事我感到非常抱歉,但一直没有找到向你赔礼的机会。怎么样,这次你有空吗?陪我一块儿去。”

“好呀好呀,正好这个假期我还不知道怎么过呢!”

这时吴昭勇的两个好朋友凑过来说:“她们都可以去,那我们,你可不能不够哥们义气哦!”

“你们想去就一起去嘛,人多热闹,我奶奶最喜欢热闹了。”

“耶!”他的朋友兴奋地叫道。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早上八点到我家集合,爸爸开车把我们送去。”吴昭勇说。

“好,我会准时到的,拜拜。”静思说道。

“嗯,拜拜。”

“我也要回家了,再见。”余诗雨说。

“我也是,明天见!”其他两人也说道。

“再见。”

互相道了别之后他们就各自回各自的家了。

美丽的小村子,晚上,下了一夜的雨。到了早晨天气突然放晴,好像老天爷知道他们要去游玩,特意为他们准备的好天气似的。一个小时之后他们就到达了目的地,昭勇的爸爸因为还有生意要谈,所以就先走了。

“奶奶,我回来了!”刚进大门口吴昭勇就喊道。

“哎呀呀,大孙子回来了,来之前也不打声招呼,奶奶什么都没准备!来来,快让奶奶看看!呦,瘦了!你爸妈就知道忙工作,你肯定吃不着好的吧?你说想吃啥,奶奶中午给你做。”

“谢谢奶奶!”然后顿了一下说,“奶奶,他们都是我的同学,这次放假都没什么事,我就把他们请到咱家来了。”

“诶呦,净顾着和你说话了。你们都是小勇的同学呀?”这位老奶奶笑眯眯的说,非常和蔼。

“是的,奶奶,我叫欧阳静思。”

“奶奶好,我叫余诗雨。”

“我叫周大山,是吴昭勇的铁哥们儿。”

“我也是昭勇的好朋友,我叫冯储凡。”

“哦哦,都快进屋玩吧!”

“奶奶,我想先带他们到村子各处走走。”吴昭勇连忙说。

“哦,那也好。咱村儿里有很多美丽的景色,今天你就当一次小导游吧。记得早点回来吃饭!”

“嗯嗯,奶奶一会见。”

淡蓝色的天空中飘着几朵可爱的白云,明媚的阳光照耀着整个村落。空气里透着泥土的芬芳,还掺杂着阵阵花香。村子里生长着许多花草和树木,非常茂盛。由 于昨夜的一场雨,每一棵都显得光鲜靓丽。树叶上的水珠还没有被完全蒸融,它们反射七彩的阳光,好似一颗颗小水晶。这五个人在村里转儿了两圈,参观了几个美 丽的地方,到了晌午就都回去吃饭了。他们走到离家不远的地方,旁边传来声音:“小勇,你也在呀,什么时候来的?”

“是叔叔啊!我今天上午来的,叔叔怎么有空回来?”

“局里放我们几天假,所以回来看看。咦?这不是欧阳静思嘛?”

“你是昭勇的叔叔呀!”静思笑着说,“叔叔好。”

吴昭勇插嘴道:“她是我的同学,叔叔怎么会认识静思呀?”

“怎么会不认识呢!上次刘洁一案,要不是静思,真不知道他们会逍遥到何时!”然后他不好意思的又说,“都怪我大意,害得那个小女孩身陷险境。”

欧阳静思笑了笑,说:“但我不明白,他们都已经拥有了两亿元,为什么还要连连犯案!”

“这些人心理上多少都有点扭曲,认为社会对不起他们。他们把破坏社会治安当做乐趣,觉得自己是最聪明、最具智慧的人。可他们忘了一句话,‘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嘛!”

静思无奈的‘哼’了一声。

“对了,小羽后来怎么样啦?”昭勇叔叔问道。

“爸爸送她去英国上学了,现在寄住在我爸的一个朋友家里。”谈话间,他们已经到了家,吴奶奶为他们准备了一桌丰盛的午餐。

“你们一定要在这儿多玩儿几天。”吴奶奶说,“后天是你们田爷爷的六十大寿,他邀请了全村人,场面肯定热闹!”

“嗯,好!奶奶,吃完饭我要带我的同学去陆爷爷家里参观。”

“好,去吧,你陆爷爷一个人孤苦伶仃的,你们去看他,他一定会很高兴!”饭后欧阳静思、余诗雨、吴昭勇一行人就向村东头儿的陆天择陆爷爷家跑去了。

【二】巧手的老人

他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从未娶妻,所以也没有一儿半女的。陆爷爷有一双灵巧的手,木匠活做得好,雕刻地东西也栩栩如生。他靠帮别人做做木匠活、卖几件工艺品维持生计。他非常和蔼慈祥,经常给孩子们做一些小玩具,很受孩子们的喜欢。在村里也颇受尊敬。

“陆爷爷,我来看您了。”

“是小勇啊,家来啦?还顾得来看看我这个老头子。”老人眯缝着眼睛,露出慈祥的微笑。

“当然啦,就算什么都不顾,也要来看陆爷爷的!”小勇笑着挠挠后脑勺继续说道,“陆爷爷他们都是我的同学,静思、诗雨,储凡和大山。他们都想看看陆爷爷的作品。”

“呵呵呵!都在这里呢,随便看吧!”满屋子都是老人雕刻地作品,还有一些草编的小玩艺儿和用种子贴的画。什么机灵的小猴子啦、美丽的仙鹤啊、精美的桃 核瓶子、造型独特的汽车……这些东西把他们弄得眼花撩乱,但欧阳静思却被一个小东西吸引住了。那是一个卡子,上面镶嵌着一串槐花和几片绿叶,看起来十分精 致。当然,槐花和叶子都是木质的,雕刻得很精细,和真的并无两样。

“你喜欢这个呀?”老人问道。

“啊。这只卡子与其它工艺品的风格都不一样,做工这么精细,制作它的人一定特别用心。卡子的颜色有点黯淡,也许有些年头了,可上边一点儿灰尘都没有,而且还很有光泽,它的主人一定很珍惜它。”

“没错。这个卡子是我刚和爷爷学雕刻时做地,当时我十七岁,我不眠不休用了整整三天才把卡子做完。它是我送给我最心爱的人的生日礼物,她叫槐花,和你 一样,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和高高的鼻粱,是个惹人爱的姑娘。”老人顿了顿,“可就在我要迎娶它的时候,她却患上了不治之症。记得那是一个五月的傍晚,我 扶着槐花坐在她最喜爱的槐树下,白色的花瓣随风飘落。她静静的靠在我的怀里,走向了生命的尽头。她临终的最后一句话是:‘天择,这里好美呀,真想就这样和 你在这棵槐树下坐着,一直到老。’以后每年的这一天,我都会带着卡子站在那棵老槐树下,久久的凝望白色的花朵,仿佛槐花她就在我的身边,从未走远。”老人 的眼角湿润了,但还是保持着慈祥的微笑。

“对不起,陆爷爷,勾起了您伤心的往事。”

“没关系。看得出,你很喜欢这个卡子,就送给你吧!”

“不,不,不,我不能收,这可是您最宝贵的东西呀!”

“收下吧,这么漂亮的卡子,只有戴在你这样美丽的姑娘头上才能显示出它的光彩,在我这个老头儿的手里实在是可惜了。别再推辞了,你只要答应我好好爱护它就行了!”

“既然陆爷爷这么说,我就收下了。请爷爷放心,我一定会爱惜这只槐花卡子的!”

太阳快落山了,静思他们向陆爷爷道了别就离开了。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微风习习,映着夕阳的余辉,欧阳静思看见了那棵古老的槐树。它郁郁葱葱的,浓密的绿色中点缀着洁白的花朵,真的很美很美……余诗雨说道:“静思,真羡慕你!陆爷爷把这么漂亮的卡子送给了你。”

吴昭勇接着又说:“是呀,这个卡子是陆爷爷最最宝贝的东西,真不知道他怎么会舍得给刚见了一面的静思!”

“那还不明白啥,我们静思可是咱们学校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校花!这个卡子她应得,应得!”周大山玩笑道。

“什么嘛。”其实欧阳静思也在想,为什么这个陆爷爷会把如此珍贵的东西送给一个不熟的人?

【三】冷场的人

他们已经在这儿玩了两天了。今天是老村长田裕丰六十岁的生日,他宴请了全村人。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说说闹闹的,场面好不热闹!大家忙里 忙外,操办中午的酒宴。孩子们则打打闹闹,东跑西窜。可有个人的突然到场,似乎破坏了这和谐温暖快乐的气氛。这个人四十左右岁,中等个,体型难看极了,大 大的脑袋,圆圆的肚子,胖得肉都快要流出来似的。

他的来临每个人的脸色都阴沉下来,他开口说道:“爸爸,今天是您的六十大寿,儿子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没等他说完老村长就生气的说:“别假惺惺了,你就是来看看我这个老头子死没死,好在村里为所欲为!不过,你可能要失望了,我这个老头子还硬朗的很!咳咳咳……”

“老爸,生那么大气干嘛,气坏了身子可不好哦!我修建度假村可以提高经济收入,也是为了咱村着想嘛!政府已经批下来啦,同意我建度假村,这回你这个村长反对也没有用喽!”

“你,你!”老村长气得已语不成句了。

陆爷爷这时圆场道:“你们爷儿俩见面就吵,老田别那么大气,刚子你也少说两句。”

“哼!老头,我们父子俩的对话用不着你插嘴!哦,对了,顺便告诉你,你的那棵宝贝大树绝不可能再留着了,因为我要在村里先修一条公路,它正好碍事,下 星期我就会找人把它砍了。真是的,早就说砍了,而且那时还有人愿意出高价买下它,可是你这个老头就是不让!唉,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卖个好价钱!”

陆天择老人只是笑笑,没有说什么。

“大哥,来了就不要站着啦,快坐下,我去给你倒杯水。”说话的人是田村长的二儿子,名叫田虎强。

“你就别献殷勤了,我是不会借钱给你的,我可没有多余的钱让你挥霍!”胖男人不客气的说。然后一屁股压在刚才田虎强给他搬地椅子上,可迅速又站了起来,像是被什么东西扎到了,说了句,“什么破椅子,怎么带刺呀!”就一脚把椅子踢地老远。

陆爷爷站起来不慌不忙的把椅子扶起,然后说:“椅子有些毛边儿了,下午我拿去修理修理。刚子,你没事吧?”

“怎么会没事?不过还好。这破椅子还修它干嘛,扔掉算了!”

【四】命案发生了

由于这个男人在场,午宴过后大家都匆匆离去了,只有十几个人帮忙收拾碗筷。这时胖男人喝醉了似的在那儿晃晃悠悠,突然像大树一样轰然倒地。欧阳静思自 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目光就是从那个男人身上移不开。她看见了他突然倒在地上就赶忙跑了过去,静思摇了他两下,见他没反应,就用手试了试鼻息,发现已经断气 了。正在忙碌的人见状也跑了过来,但欧阳静思几乎用命令的语气说道:“你们不要过来,全都退后!他已经没气了,现在还不知道死因。在警察到来之前我们要保 留现场,谁都不能靠近!麻烦谁能去报警?请问谁有干净的白手套?”

“我有。”昭勇的叔叔答道。欧阳静思带上手套,对尸体粗略的做了检查。没有发现尸体上有伤口或不对的地方,唯一引起静思注意的就是死者臀部的裤子上有一点点血迹,那可能是被椅子上的刺扎到所留下的。

天津治疗痘痘哪个医院好

沈阳市哪里看妇科的医院好

沈阳那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白斑久拖不治容易引来这些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