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钓伞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垂钓伞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帮忙资金的利益链究竟是怎样的

发布时间:2020-08-12 17:56:10 阅读: 来源:垂钓伞厂家

帮忙资金,一个基金业公开的秘密。它如魅影一般存在于各大新发基金当中,特别是弱市下中小基金公司发行产品时。由于帮忙资金的存在,基金公司需要支付高昂的渠道费用,基金经理在操作时也因此受到诸多制约。既然帮忙资金存在诸多坏处,基金公司为何还是趋之若鹜?谁又是帮忙资金的幕后提供者?帮忙资金的利益链究竟是怎样的?北京商报记者抽丝剥茧,为您呈现出帮忙资金利益链的全貌。

弱市下的基金业潜规则

退潮后方知谁在裸泳。基金一季报披露完毕,让不少疑似帮忙资金的身影开始浮出水面。

众所周知,帮忙资金最重要的特点就是在基金成立后迅速赎回。根据基金一季报的数据显示,这种巨量赎回的现象大多存在于去年四季度成立的股基上,其中最为明显要数大摩华鑫基金旗下的大摩华鑫量化基金。该基金成立于去年12月12日,其首发募集金额为10.94亿元,有效认购总户数为4668户,户均份额约为20万元。不过根据最新一季报公布的相关数据显示,该基金目前的规模仅剩1.04亿元,缩水率达到90.46%。

据悉,去年是个债基募集的大年,不少股基的募集均出现了个位数的现象,不过当时大摩华鑫量化基金募集金额超10亿元,令市场颇为惊讶。对此,一家基金公司负责销售的总经理道出其中缘由:“弱市下,由于基民和银行渠道的不认可,发行纯股基非常困难,出于冲规模的考虑,不少基金公司都会去拉帮忙资金。”实际上去年年底成立的股基里有疑似帮忙资金身影的基金并不少。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去年四季度成立的景顺长城支柱产业基金、东方央视50基金均在今年一季度出现了大量赎回现象。

前述总经理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帮忙资金对新基金公司而言太正常不过,例如2011年一家新基金公司刚刚成立,为了旗下第一只基金的产品规模好看,该基金13亿元的首募规模里,帮忙资金至少达到了10亿元之多”。据北京商报记者查询得知,以上这只基金正是方正创新动力股票基金。据了解,方正富邦基金于2011年7月成立,时隔5个月,该公司的第一只产品方正创新动力股票基金以13.13亿元的首募规模成立。不过仅过了一个季度,该基金的规模便由13.13亿元下降至1.25亿元,中间的赎回量达到了12亿元,时至去年年底该基金规模更是缩水至仅5204万元,离基金5000万元的清盘线仅一步之遥。

方正富邦旗下基金出现大量的赎回,不得不令市场生疑,该基金公司所募得的资产管理规模有多少是真实的?实际上目前方正富邦基金的赎回潮仍在延续,今年一季报显示,该基金公司份额减少7.76亿份,净赎回比例达80.32%,目前其管理的4只基金(A、B分开计算)总规模也不过1.9亿元。

对于帮忙资金,知名基金分析师王群航[微博]表示,帮忙资金通常会存在于三个时期,一是在新基金发行的末期,尤其是发行状况不好的新基金,这种做法是帮助基金能够达到2亿元规模的成立底限;二是一些基金公司的市场部营销人员为了能够完成董事会规定的任务目标,让基金成立规模更大,也会寻求帮忙资金;三就是年底基金冲规模之际。

四大机构成“帮凶”

市场上,有需求者就有供给者,那么究竟谁是帮忙资金的供给者?

银行和券商无疑是市场上最常见且最大的帮忙资金提供者。对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基金业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目前市场上有些银行专门为基金提供帮忙资金,例如河南某地方性银行,近两年非常活跃,与业内不少需要帮忙资金的公司都有合作。该人士的说法,北京商报记者在另一家小型基金公司销售部人士那里也得到印证,该人士补充,“该银行虽然并非一线城市商业银行,但理财产品发行十分活跃,而帮忙资金来源很有可能就是银行短期理财所募集到的资金”。对此,一位银行内部人士表示,“银行的短期理财并不像基金一样有明确的信息披露,不少短期理财的操作并不是那么规范,因此为基金提供帮忙资金也很正常,毕竟这种投向风险相对较小”。除了以上的地方性银行,据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四大行里也有一些帮忙资金的提供者。

同时券商作为基金第二大帮忙资金的提供者,这在业内似乎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很多基金公司的股东就是券商,对于股东而言,给‘孩子’帮忙资金太正常不过。”一家证券公司员工如是表示。“同时有的券商为了拿到相关的佣金和交易量,他们也会为基金提供帮忙资金,当然除了基金公司,也会为一些信托公司提供帮忙资金,在券商行业这叫‘过桥’资金。”

比起银行和券商,有些帮忙资金的提供者可能不为大家所熟知,那就是财务公司以及信托公司。北京一家小型基金公司工作人员透露,实际上,银行提供帮忙资金要经过繁琐的账务审批,因此不少基金公司的帮忙资金提供者集中于券商和信托公司,同时一些财务公司也会提供帮忙资金。

最令人想不到的是,一些高端的个人客户也是帮忙资金的来源。资深基民周先生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去年某家小型基金公司发行一只债基,他们做市场的员工还找到我,希望我也能购买一些,承诺一旦这只基金打开我便可以赎回”。

作为基金公司的销售人员,拉来一笔帮忙资金也是会有好处的。“销售部每年都有业绩考核,假如公司需要帮忙资金,而你又拉来了大量的资金,那么在年底考核之际,必然会考虑这个因素。”不过对于基金公司内部是否有专门负责拉帮忙资金的人员,该人士给予了否认。该人士称,“作为基金公司的销售人员这就是正常的工作,最多考核时给予相关奖励,不会有专门负责这事的人”。

基金类型和时间节点决定“帮忙”费用

不难想到在金融市场任何的“帮忙”都不会是免费的午餐,相反是要收取高昂的渠道费用。

那么帮忙资金的渠道费用究竟是如何收取的呢?对此,前述总经理透露,帮忙资金的收取跟时间节点有很大的关系,一般季末和年底,由于银行揽储等因素,帮忙资金的收费高许多。同时基金类型和基金公司的议价能力不同,收费也会有所差异。

除去季末和年底,对于帮忙资金的收费标准,基金业人士给出了“千三”的说法。“千三”即不管帮忙资金在一只基金内逗留多久,基金公司均一次性给予这部分帮忙资金千分之三的利息。该人士进一步解释,“这个收费标准是除去帮忙资金在银行的活期存款、基金的申购赎回等费用之后的收益”。

北京商报记者计算,假如某银行提供1000万元的帮忙资金,基金的封闭期为10天,也就是说,除去这1000万元获得的活期存款收益以及基金的操作费用,10天内这部分资金就能获得3万元的渠道费用。不过帮忙资金“千三”收益所必须付出时间成本不止10天,按照基金法规定,基金的封闭期不得超过3个月,只是目前很多基金不到一个月便打开申购赎回渠道,有的基金封闭期甚至只有几天。

对于市场上一直流传着帮忙资金费用的收取标准为3%-5%。对此,上述总经理给予了相关解释,“如果说3%-5%的标准是按月来收,这个可能性不大,收益太高,基金公司根本支付不起,3%-5%的收费标准有可能是按年来收,加上资金一年定存的收益,实际上收获也不小”。

虽然帮忙资金的收费标准看起来并不高,但基金公司要支付的成本远远大于这个数,因为基金公司还需要支付相关操作费用。假设帮忙资金是1000万元,按照1.5%的费率提取,那么帮忙资金在3个月的锁定期这部分资金就会被收取3.75万元的管理费。3个月后,帮忙资金通常会选择赎回,又会被收取0.5%的赎回费,约5万元。此外,假设帮忙资金存入银行,按照3个月定期利率计算,那么其收益为6.5万元。再加上3个月这部分资金所要收取27万元的渠道费用,这就意味着这3个月基金公司必须为帮忙资金支付费用达到42.25万元。

此外,券商帮忙资金提供者的收费标准则有些不一样,他们比较侧重于佣金和交易量的收取标准。据以上小型基金公司人士透露,根据封闭期不同,佣金费率的年化收益在1.5%-3%,不过资金紧张的时候可能更高。同时券商对这只基金的交易量也会提出要求,一般券商要求的交易量是这只基金规模的30-40倍,如此一来,交易量也能为券商产生相关的交易佣金。“如果帮忙资金的提供者是基金公司本身的大股东,那么收费的标准相对其他而言可能会灵活。”相关券商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

损害基金公司及持有人利益

有人形象地把用帮忙资金冲规模的基金比喻成“皇帝的新衣”。新基金为皇帝,规模则犹如衣服,大家都说规模好看,但褪去带着美丽泡沫的帮忙资金,其实不少基金是接近“裸泳”,而帮忙资金的存在对于基金公司和基民而言均是百害而无一利。

帮忙资金的存在首先会影响基金经理的操作,间接给基民带来损害。深圳一家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称,“按道理,新发基金在封闭期就可以建仓了,但是由于帮忙资金的存在,为了保证他们本金安全撤出,基金经理一般不敢动手建仓,如果此刻市场上涨,那么基金经理必定要踏空这波行情”。该基金经理进一步解释道,“帮忙资金在与销售部门签订相关条件时,就会提出在帮忙资金存在基金期间,必须保证基金净值不会下跌,那么在这期间我们不能建仓股市,只会去买相关的债券。因此市场才有了新基金在没打开申购赎回之前都是货币基金的说法”。

对新的基金公司而言,帮忙资金存在则是让他们“雪上加霜”。近几年成立的小型基金公司均在市场下跌时期成立的,投研和渠道能力均有所欠缺,在发行新产品时,相比大型基金公司的渠道能力,银行必须收取他们更高的渠道费用才提供帮忙资金,因此不少小型基金公司发行新产品均是在“赔本赚吆喝”。即便如此,基金公司为何还要发行新产品?上述高管称,“基金公司成立了,不能一直没有产品,一直没有产品房租等都在烧钱,那也是不行的。而且发行股基等产品,一旦市场好转,这些产品就有可能带来收益”。

专家建议取消2亿元门槛

其实,监管层对于帮忙资金有一定的监管条例,去年证监会下发的《关于对公募基金发行情况进行自查的通知》就是对基金公司拉拢大量帮忙资金的一种警告。

今年2月22日,证监会就《关于修改〈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销售费用管理规定〉的决定》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该文中称将对一些持有基金不超过30日的收取惩罚性赎回费。虽然目前这只是一个征求意见稿,但这一文件的出台,也被业界解读为限制帮忙资金的一种手段。

即便如此,为何帮忙资金依旧屡禁不止?前述总经理坦言,“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譬如监管层要基金公司自查帮忙资金,那么一些基金公司所拉来的帮忙资金就不会像以前一样放在一个账户中,而是把这些金额拆成一个个的小账户,这样监管层就不易察觉。同时假如以后开始收取惩罚性赎回费,这意味着基金公司将为帮忙资金支付的成本又增加了”。

对此,一位不愿具名的基金分析师表示,不仅是监管层,就是普通的基金业人士要判断一只基金是否存在帮忙资金并不难。他们往往有以下特征:在新基金成立时其户均认购数非常大,该基金一旦打开申购就会出现大量的赎回,并且打开后该基金净值大多无明显变化或出现净值轻微上升。对于监管层的做法,不少业内人士认为,用上面手段来限制帮忙资金或许“治标不治本”。

以上基金公司总经理称,在新基金中,帮忙资金之所以会存在,不少都是为了达到基金法中2亿元的成立规模,但这对一些小型基金公司而言确实困难,因此不得不去请帮忙资金。同时在年底时期,无论是舆论还是大股东均非常看重基金公司的资产管理规模,基金公司为了账面好看,也会去拉帮忙资金。想要彻底杜绝帮忙资金,只有取消基金2亿元的成立规模,而这种做法从发起式基金来看,还是行得通的。

据了解,去年开始基金行业开始出现大批量的发起式基金,该种基金类型的成立门槛仅需5000万元,但必须有基金公司股东或基金经理本身自有资金在该基金里。前述基金公司高管称,“市场化进程已经走到这一步,何不将基金成立的门槛彻底放开,让基金的成立更加市场化”。

另一位基金分析师也说道,“2亿元的成立门槛对基金而言确实没有必要,假如监管层想做得更加市场化的话,就应该让基金公司根据自己的人力、物力来选择一只基金到底募集多少,至于能不能盈利相信基金公司自己也会计算好。同时也可以让市场来检验这只基金,譬如这只基金的业绩好,后期它的规模自然就会增长,基金的规模要是业绩差,那么就让市场来决定其是否退市。同时相应的基金的清盘门槛也可有相应的变动,例如一只基金在多长时间的规模缩水率达到了多少即让其清盘”。

蓝牙pos机

办理pos机

pos代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