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钓伞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垂钓伞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王国的黑暗第4章贵族宴会-【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5:45:23 阅读: 来源:垂钓伞厂家

第4章 贵族宴会

菲利斯王国的4位领主拥有高度的自治权,基本上,国王不会干涉领主的任

何决定。因此,领主在领地里握有几乎绝对的权利,是其他所有贵族加起来都无

法比拟的。

·································

「呼呜…呼呜…」

伊莎的父母在她们姐妹还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一向勤俭持家的她,从没有

享受过如此奢华的待遇。

散落玫瑰花瓣的大浴池里,散发著沁人心脾的香气。墙角不断冒出着白色的

蒸汽,浴场里烟雾缭绕。

少女赤裸的胴体就浸泡在热水中,四肢伸展开。

「热水澡…好舒服…」

本来的话,这些奢华的体验,是一辈子与伊莎无缘的东西。

在浴池的边上,站着两位半裸的女仆,穿着只遮住三点的内衣一般的衣服。

上身是布料极少的内衣,三角形的布料只能稍微遮住乳头,稍微侧身的话,

就能看到粉色的乳晕。下半身则是普通的纯白内裤,前面还连着小小的女仆围兜,

遮掩着神秘的三角地带。

「伊莎大人,由我们来为你清洗。」

「那个…我自己来就行了…」

「不行,这样老爷会怪罪我们的…请不要为难我们了…」

「那好吧…」

得到伊莎的许可,两位女仆带着清洗工具,走进浴池,来到伊莎旁边。

伊莎从浴池中站起。

「那么,失礼了。」

一人将伊莎的手臂抬起,用一块沾满泡沫的海绵,从手指开始,一点一点揉

搓。

另一人拿出剃刀,跪坐到伊莎前面,然后看到了,除了小腹上的奴隶纹以外,

伊莎的下体光洁无比,一根毛发也没有。

「那这也没有必要了…」

自言自语的女仆又收起了剃刀,来到身后,清洗伊莎的金色长发。

约十分钟后,或许是因为海绵揉搓,伊莎全身红红的。

「接下来,伊莎大人,请来这边躺下。」

两名女仆又指示伊莎躺到一边的按摩床上。

「我们来为你按摩。」

「诶?按摩…不好意思吧…」

在两人的驱使下,伊莎半推半就的,正面朝上,躺到了按摩床上。

两名女仆从瓶子里挤出精油到伊莎的胸口,下腹,以及大腿上。精油的香味

一下子充满了伊莎的周围。

「这个精油…」

「是老爷吩咐的,全国最高级的。」

不愧是全国级别的,气味,润滑度,都是最高级的。

「让我用这么好的东西…真的可以吗…」

伊莎对自己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平民,却能用这么好的东西感到有一丝愧疚。

冰冷的精油刚接触到伊莎的皮肤,伊莎有些不舒服,不过很快适应了精油的

温度。

接着,两名女仆开始推拿伊莎的全身,在精油的润滑下,四只手不断在伊莎

全身揉捏着,按摩着。

「噢啊啊…哈啊…」

实在是太享受了,伊莎忍不住发出了舒服的呻吟。两人的手法很专业,让自

己很舒服。伊莎与她的姐姐艾琳娜有时也会互相按摩,但艾琳娜只会用力瞎JB

乱按,才不管舒不舒服,痛的伊莎不要不要的。

双手在乳房,阴唇旁边按摩着,或许因为都是女人,伊莎没很在意两名女仆

按摩的地方。

慢慢的,正面,背面都被按了个遍。

享受完按摩之后,伊莎被两人擦干了身体和头发,为她穿上了顶级丝绸制成

的睡袍。

刚走出浴室,又有两名新的女仆在门口。

「伊莎大人,您的房间在这边。」

「诶?好…好的。」

跟随着两人,伊莎来到了一个宽阔的房间里,中间是一张豪华的大床,其他

的家具也是极度奢华。

刚受过滋润的伊莎,全身散发著清香,神采奕奕。与被帕特带到这座宅邸的

那副无精打采的样子,看上去完全是两个人。

「那么,伊莎大人,请早点休息。如果有任何需要,尽管通知我们。」

「好…好的。」

女仆说完,鞠躬,便退出了房间,留下伊莎一个人。

一系列的奢华待遇让伊莎受宠若惊。

「好软…」

刚坐到床边,就感觉到臀部下面的柔软,一定是天鹅绒的,伊莎心想。

漫长的一天让伊莎身心疲惫,躺在柔软的床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

第二天,天鹅绒的床实在是太舒服了,伊莎一直睡到快要中午才醒来。

然后,又被女仆带着去浴室,梳洗,清理,按摩,一模一样的流程又走了一

次。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

「她准备妥当了吗?」

诺巴尔来到伊莎的房间前,询问门前的女仆。

「是,老爷。已经准备好了。」

「嗯。」

诺巴尔推开门,再一次见到伊莎,诺巴尔愣了一秒。

此时的伊莎,穿上了华丽的米色礼服,胸口的开叉很大,两个饱满的乳房呼

之欲出。左侧裙摆从大腿根部开叉到脚跟,从侧面的开叉还能窥见优美的曲线,

脚上则是一双黑色的高跟鞋。伊莎柔和的微笑着,双手放在小腹位置,笔直站着。

伊莎的背后是落地窗,阳光照进房间里,流淌在伊莎身上,顿时多了一种神

圣的气质。

「噢噢…伊莎,简直就像变了个人一样。」

「谢谢…」

诺巴尔也穿上了高级西装,看上去一副老绅士的样子。

「礼仪都学会了吗?」

「是的,女仆们都教给我了。」

诺巴尔看着旁边的女仆。

「是的,老爷,伊莎大人学得很快,到宴会上也不会失礼的程度。」

像是在展示自己一样,伊莎拉起裙子,双腿交叉,略微半蹲,行了优雅一礼。

姿势标准,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就算拿去跟真正的贵族比较,也毫不逊色。

「嗯,完美。时间也快到了,叫人把马车准备好。」

「是,老爷。」

说完,女仆便离开了。

「那么,女士。」

诺巴尔左手叉腰,伊莎明白了他的意思,走上前,搂住他的左手。然后,两

人缓缓离开了。

·································

在罗亚城的城堡里,一群女仆聚集在领主的卧室前焦急的等待着。

咚,咚,咚。

「尤里乌斯大人,差不多要开始准备了。」

房间里没有回应。微微能听到一些水声。

「尤里乌斯大人?」

领头的女仆长拿出怀表,意识到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

「怎么了?尤里乌斯还没开始准备吗?」

「夫人!是的,尤里乌斯窝在房间里一直没有回应。」

一位女性也来到了门前,身穿华贵的晚礼服,红色的秀发很好的盘着在头上。

「我来试试。」夫人清了清嗓,「尤里乌斯!到时间了!让女仆们进房间帮

你更衣!」

但是,依然没有回应。

「唉~ 又是这样,不管了,直接开门进去吧。所以的责任我来负。」

「是,夫人。失礼了,尤里乌斯大人。」

得到夫人的许可,女仆长推开了房门,跟随着的女仆也鱼贯而入。

尤里乌斯全身赤裸,正压在一个女人的身上,肉棒不断在阴道里进进出出。

下身的女人吐著舌头,不省人事。两人结合的地方不断流出白色的体液,床

单上湿了一大片,散发著淫靡的气味。

众人看着这个景象,一点也没有惊讶,像是看惯了似的。

「……」

只是夫人带着复杂的表情看着床上的男女。

「嗯?」

这时,尤里乌斯才终于注意到旁边的女仆和自己的妻子。

「菲莉尔,我不是说过不要随便进来的吗!」

一边说着,尤里乌斯也没有停止下身抽插。

「尤里乌斯!你是这个东部领地的领主!更是我的丈夫!」

「我知道!所以呢!」

「所以我不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

「我又没强迫你看!」

刚见面,两人就直接争吵起来。

菲莉尔深呼吸了一下。

「总之,快到宴会的时间了,快点准备!」

说完,就离开了房间。

「我知道。」

尤里乌斯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然后,在女人的阴道里射出了浓厚的精液。

「噢呜呜…出来了…」

一阵抽搐后,尤里乌斯拔出了还半硬着的肉棒,用床单随便擦了擦下身。

「尤里乌斯大人,我们来为你更衣。」

「嗯。」

女仆们开始服侍尤里乌斯穿衣。

·································

「哈啊…」

大柱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睡了快一整天了,你TM终于醒了?」

「是啊,睡得真舒服。嗯?老大,这是哪呀?」

「你自己看!」

「嗯…………嗯嗯嗯!?!?」

「明白了吧,那就…」

「我钱包不见了!」

「……」

「老大,看到我钱包了吗?」

「……」

「诶?这里是…监狱?」

「……」

「老大,你说话呀!」

「我暂时不想跟你个逗逼说话……」

「……逗逼。」大强说道。

旁边的大强也看不下去了。

「大强!我们被关监狱了!」

「……是检察院的牢房。」

「惨了惨了惨了!对了!是她的那个姐姐把我们打晕了!」

「……终于想起来了?」

「可恶…操操操操…」

「……你不是会开锁吗?」

「对喔!我会开锁!让我看看。」

大柱仔细看了看牢房门上的锁,又敲了敲铁栏杆。

「哼!开这种破锁,对我来说轻松加愉快,给我30秒我都嫌多!」

「……那…」

「大强,看到没,你的能力在这种时候毫无用武之地!」

「……」

「……」

帕特和大强两人沉默着。

「放心吧,开锁工具在我的钱包里,我一直随身带着。」

「……」

「……」

「看我分分钟就打开这破锁,你们两个干嘛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嗯?」

「……」

「……」

「我钱包不见了!」

「……」

「……」

·································

看上去就十分华贵的马车一辆接着一辆不断驶入城堡内。

从马车上下来的全都是身着晚礼服的贵人们。

从其中的一辆马车上,走下了一位老绅士。老绅士转身伸出手,车里的年轻

女性搭着他的手,优雅的下了车。

他们就是诺巴尔与伊莎。

伊莎搂着诺巴尔的左手,诺巴尔带着伊莎缓缓进入大厅。

一个老绅士带着一个少女来参加宴会,年龄差太大,这组合看上去十分不搭,

就像爷爷带着孙女出来一样。

这里聚集的都是东部领地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绝大部分都是贵族,还有一

些有钱的商会老板和社会名流。大厅里十分宽敞,大概可以容纳200个人,装

修也是下了大工夫,看上去金碧辉煌。里面的贵族们三三两两攀谈着,也有人拿

着玻璃酒杯,举杯畅饮。从者和女仆们忙碌着,来来回回为来客们送上酒饮。

「不要紧张,等会我会把你一个个介绍给贵族们。」

「是。」

伊莎看上去很平静,完全不像是马上就要被卖出的奴隶。

「这不是诺巴尔吗,一个月不见了呢。」

一名中年男性贵族走过来向诺巴尔打招呼。

「罗塞子爵,气色不错啊,听说你刚从北部领地回来,那里风景很美吧。」

「哈哈,雪景是很美,就是实在太冷了。」

「有机会我也想去看看北方的雪山啊,无奈商会太忙,走不开啊。」

「等有空了去一次就行。说起来,这位美丽的小姐是?」

「失礼了,我来介绍,她是伊莎。伊莎,这位是罗塞子爵。」

「你好,罗塞子爵。」

说着,伊莎优雅的行了一礼。

「伊莎,真是个好名字,嗯…你的金发真是漂亮呢,长又不失光泽。」

「谢谢子爵的夸奖。」

罗塞子爵舔了舔嘴唇,打量着面前的伊莎,从头到脚仔仔细细的,眼神就像

在舔弄少女的裸体一样。

看到罗塞子爵的眼神,伊莎不禁打了个冷颤,缩了缩身体,略微躲到了诺巴

尔身后。

「抱歉,罗塞子爵,这是伊莎第一次来这种场合,还有点紧张,请见谅。」

「没关系,没关系,第一次也是难免的。」

「那不是蒂姆伯爵吗?那么,罗塞子爵,请恕我们失陪了。」

「嗯,好。」

诺巴尔牵着伊莎走开了,但是罗塞子爵的眼睛久久跟随着伊莎不放。

「蒂姆伯爵,久违了。」

诺巴尔向着一位有些微胖的男性贵族打招呼。

「噢噢,诺巴尔啊,你好啊。」

蒂姆伯爵看了眼诺巴尔,马上就将目光移到伊莎身上,紧紧盯着伊莎礼服里

的巨乳,坏笑着看着伊莎。

「呼呼呼,诺巴尔,你真是每次都会带来惊喜啊。」

「哪里哪里,伊莎,这位是蒂姆伯爵,快打个招呼。」

「是。你好,蒂姆伯爵。」

伊莎微微下蹲,捏住裙摆,身体前倾,向微胖的贵族行了一礼。

蒂姆伯爵则目不转睛的盯着伊莎的胸部,伊莎身体前倾时,蒂姆伯爵又能看

到更深邃的乳沟。

「呜嘻嘻,不错,真是不错。」

伊莎抬起头,终于发现蒂姆伯爵说话时从来不看自己的眼睛,而是盯着自己

的乳房,吓得她马上用手捂住了胸口,但无奈礼服上的开口太大太深,自己又是

巨乳,始终没办法遮住全部。

「伊莎,怎么能在伯爵面前这么失礼!快把手拿开!」

「是。」

听了诺巴尔的「命令」,伊莎有些不情愿的移开了手。

「真是抱歉,蒂姆伯爵,伊莎还不适应这种场合。」

「没关系,没关系,嘿嘿。」

蒂姆伯爵仍然紧盯着伊莎的巨乳,一对乳房在礼服的衬托下显得更加圆润丰

满,好像随时会撑爆礼服一般。

「说起来,领主大人还没来吗?」

「对啊,看来今天稍微有些晚啊。」

诺巴尔试着搭话,但蒂姆伯爵的双眼仍然没有离开伊莎的巨乳,这样让伊莎

扭扭捏捏的,十分不自在。

·································

又有两人走下了马车,女士带着眼镜,穿着相对保守的蓝色礼服,男士则是

穿着燕尾服,微卷的金发在脑后扎起了一束马尾。

男士在女士的带领下,进入了大厅。

「呜呼…胸口好紧啊…」

「忍一忍,这次机会难得。」

「我知道,这也是为了伊莎娜。」

她们就是赛娜和艾琳娜。

艾琳娜现在穿着男装,假扮成赛娜的舞伴来参加晚宴。至于这两人是如何混

进满是贵族的晚宴的,其实是赛娜找了个借口说服检察院的院长,让自己参加这

个宴会的,院长拗不过赛娜,不情不愿的给了她一张邀请函。

「记住,等会千万不要靠近你妹妹,万一她认出你了,对方就会提高警惕,

一切都失败了。」

「我知道!来的路上你已经说过好多遍了!」

「我是怕你忘记。」

「我才不会忘的!更何况,我现在这样子,伊莎娜现在肯定认不出我的。」

艾琳娜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标准的贵族帅哥。长年身为冒险者,让她的身

体受到了充分的锻炼,她的身高和男性差不了多少,四肢也很纤长。再加上长年

与魔物战斗的经历,让她俊俏的脸上多了点男子气概。再配上现在的男装,任何

人都看不出里面是个女人,反倒像一位秀气的年轻公子哥。

「我倒觉得伊莎娜一定会认出你的…」

「是吗?」

「赛娜!」

「院,院长!」

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叫住了赛娜,赛娜见到他明显有些动摇。

「你来了啊,这位是?」

「他,他是艾…艾林那德,我的一位朋友。」

「朋友?嗯…」

院长不断打量着男装的艾琳娜。

「只是朋友吗?」

「是…是朋友,这有问题吗,院长?」

「嗯…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啊?明白什么?」

「我来把贵族介绍给你认识。」

「诶?不,为什么会这样?」

「别说了,跟我来!艾林那德,你别过来!一边玩去!」

「诶?院…院长!?」

突然出现,然后风风火火带走了赛娜,这让两人都摸不着头脑。

「真是个有趣的人呢…」艾琳娜在心中吐槽。

「先生,你好,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赛娜被拉走后,几个贵族小姐立刻围到艾琳娜的身边。

「诶?我叫艾…艾林那德。」

「哇~ 真是好名字呢。」

「是啊,身材也健壮,平时一定有在锻炼吧!」

「姓氏呢?是哪家的公子?」

「为什么这么出色的男人以前一直没有注意到?」

「啊,那个,我…」

艾琳娜被问得不知该接谁的话。

男装的艾琳娜在贵族小姐的眼中完全成了男神,与那些只会吃喝玩乐的富家

子弟不同,不是大腹便便的肥猪,而是身材标准的青年,再加上脸又很秀气,简

直是公子哥里的一股清流。

有着优越条件的他,自然立刻受到了贵族小姐们的瞩目,刚进大厅时,她们

就盯上了这个帅哥,并在他的女伴被拉走之后,这群富家小姐觉得机会来了,便

一拥而上,团团围住了艾琳娜。

「那个,美丽的小姐们,一个一个慢慢说,我又不会逃走的。」

艾琳娜微笑着,温柔说道。

「」呀啊啊啊!!美丽!「」

「」呀啊啊啊!!的小姐!「」

一群贵族小姐捂着脸尖叫,然后,艾琳娜的周围又来了更多的贵族千金。

看来在贵族小姐们消停前,她暂时是走不开了。

·································

另一边,检察院院长带着赛娜四处打着招呼。

「赛娜!这位是蒂姆伯爵的二儿子,迪尔特。」

「你好,我是迪尔特·蒂姆。」

「你好,我是赛娜。」

「赛娜是我手下的检察官,清正廉洁!工作表现优秀!抓捕了很多的罪犯!」

「啊…噢噢…是吗…好厉害噢。」

迪尔特被院长搞得不知所措。

「啊哈哈,过奖过奖。」

「而且!还是未婚!」

「院…院长!」

「有兴趣的话就邀她!不要犹豫!」

「院长!你在说什么!?失陪一下!」

赛娜慌张的把院长拉倒角落,留下懵逼的迪尔特一个人在原地。

「院长!你到底想干什么!?」

「嗯?什么干什么!?我在帮你找对象啊!」

「为什么!?」

「你问我要邀请函来这晚宴不就是这样吗?」

「啊?」

「不过我也放心了,每天只对工作感兴趣的那个赛娜,总算对男人有了兴趣

啊!」

「啊?」

「交给我吧!这里的公子哥一抓一大把,我一定会帮你钓个王老五的!又帅

又有钱的那种!」

「等等等等等等!」

「不能再等了,再等就过了你的适婚期了!到时候就更难了!」

「我来这里是为了查案的!」

「啊?你在说什么?」

赛娜长叹一口气,靠近,压低了声音。

「我收到消息,这里会有非法奴隶交易进行。所以才会问院长要邀请函,混

入这里的。」

「嗯…但是你再不结婚就真的晚了!」

「院长!」

院长长叹一口气,摇了摇头。

「唉…赛娜,这件事我劝你还是不要插手比较好。」

「诶?院长,难道你早就知道?」

「……」

「院长!」

「……是的…每个月都来参加的我肯定知道。」

「那么,为什么不行动!」

「唉…一直以来,我们抓到的都是些小角色,检察院并不是没有证据指控那

些大人物,而是这背后牵扯到太多的利益。如果逮捕了一个贵族,其他的贵族肯

定会向检察院施压的,到时候我们就寸步难行,说不定连小角色都定不了罪。」

「什?那难道要我们就这么无视非法的交易吗!」

「声音小点。检察院的高层对现在的状况还算满意,至少没有大型的犯罪。

平民的生活也还过得去,虽然贵族们有点奢侈,但也还算安分。整体来说,

都能接受,这不是挺好的吗?」

「不行!院长!违法就是违法!破坏法律的都是罪犯!全部应该抓起来定罪!」

「唉…赛娜,你还年轻,太冲动,等再过几年,你就能看清更多事情,好与

坏之间的界限没有这么明显。」

「不,黑与白完全是两种颜色!法律即使一切的真理!不管院长你说什么,

今天我都会抓人!」

「唉…我反正是劝过你了…如果没出事最好,万一惹出大事了,检察院会撇

清与你的一切关系,这次行动也会是你的独断专行,和检察院没有任何关系!」

「正合我意!」

说完,赛娜便扭头走了。

院长看着赛娜的背影,神情复杂。

「唉…天真…真像我年轻的时候……………………除了不想结婚这点。」

·································

在所有来宾陆陆续续到达大厅之后,最后出现的是,东部领地全力最大的一

个人。

东部领地领主,尤里乌斯·沃夫。

与他的妻子,菲莉尔·沃夫。

「领主大人到~ 」

随着侍从的呼唤,一位青年搂着她的妻子缓缓从大厅中央的楼梯上走下,刚

才还在交谈的贵族们一下子鸦雀无声,全部瞩目着这对夫妻。

青年衣着得体,器宇轩昂。一头金发在灯光的照耀下格外耀眼,挺直的腰板,

英俊的脸庞,帅气的五官,阳关的笑容,再加上贴身的燕尾服衬托出健壮的身体,

这幅外表完全是少女们的梦中情人,童话里的白马王子。

而他的妻子的美貌也吸引了大部分男士们的目光,火红的头发盘在头上,多

了一些成熟的魅力,纤长的四肢与身体的比例刚刚好。深红的低胸礼服也显露出

她的高贵气质,走下台阶的姿势也十分撩人,一对形状良好的美乳一晃一晃的,

她每走一步,优美的曲线就会从礼服大腿处的开叉露出一点,看的男士们春心芳

动。

「尤里乌斯大人与菲莉尔大人这对夫妻真是郎才女貌啊。」

某个贵族与旁边的贵族轻松说道。

「是啊,本来我还想把我的女儿嫁给尤里乌斯大人的。」

「看看清楚,你的女儿能和菲莉尔大人比吗?面对这么完美的女人,你的女

儿是完全没机会的,送给尤里乌斯大人作小妾都玄。」

「你闭嘴,每天山珍海味总有吃腻的一天,谁知道呢?」

「那倒也是。」

「不过尤里乌斯大人与她结婚已经五年了,俗话说三年之痒,但尤里乌斯大

人至今都没纳过妾,说明两人现在还很恩爱。」

「是啊,看菲莉尔大人那副饱满的样子,肯定每天晚上都会接受尤里乌斯大

人的滋润,嘻嘻嘻。」

「那是肯定的,这么完美的妻子,嘻嘻嘻。」

这时,尤里乌斯和菲莉尔在楼梯的平台上停下了脚步。

「各位!欢迎今天的光临我的城堡,希望大家能好好享受晚宴!」

侍从为两人端来了酒杯,两人举起酒杯。

「干杯!」

「」「」干杯!「」「」

尤里乌斯与菲莉尔喝下了杯中的美酒,台阶下的贵族们也跟着举杯畅饮。

然后,大厅里又恢复了刚才的嘈杂与热闹。

「尤里乌斯大人,一阵子不见,又变得更帅气了…」

「菲莉尔大人也是…」

「简直郎才女貌…」

刚刚走下台阶,尤里乌斯和菲莉尔的周围一下子围上了一群拍马屁的贵族,

两人被隔开了一段距离,分别被围住,两人也巧妙的与众人对话。

宴会就在这样的气氛中进行。

·································

诺巴尔这边,已经差不多让大厅里的所有贵族见过伊莎了。

「伊莎,接下来去见领主,对方是东部领地里权利最大的人,和刚才的那些

贵族有本质上的不同,你千万不要失礼了。」

「是。」

伊莎点了点头。

而在诺巴尔与伊莎的身后不远处,四只眼睛正盯着他们。

「伊莎娜…终于找到你了!」

好不容易从贵族小姐那里逃出来的艾琳娜,以及。

「诺巴尔…这次行动一定要成功!」

急于证明自己的赛娜。

·································

过了一会儿,贵族们不断向尤里乌斯与菲莉尔打着招呼,两人也是耐心的一

一回应,大方交谈着,一点也不失礼貌,完全是标准贵族的典范。

诺巴尔找了个空隙,介入到尤里乌斯的面前。

「尤里乌斯大人,您好。」

「诺巴尔啊,你好,对酒还满意吗?」

「哈哈哈,您可真会说笑,您准备的都是最高级的葡萄酒,如果还不满意,

可是会遭天谴的。」

「那就好,这位是?」

「我来介绍,这位是伊莎。伊莎,快打招呼。」

尤里乌斯这才将目光转向伊莎。

「是…您好,尤里乌斯……大人…」

伊莎提起裙摆,行了一礼。

「诶?」

尤里乌斯看着伊莎,睁大了眼睛,一言不发。

「尤里乌斯大人?」

「啊…你好,伊莎小姐。初次见面,我是尤里乌斯·沃夫。」

「初…初次见面。」

两人一言不发,对视着。顿时,有一种尴尬弥漫在两人之间。

突然,在伊莎的后方,有个喝醉的贵族摔了一跤,推了伊莎一下。

伊莎向前倾倒,正好倒在了尤里乌斯的怀里,碰到了尤里乌斯手上的酒杯,

杯中的红酒倒在了尤里乌斯的礼服上。

「对…对不起!」

伊莎第一个向尤里乌斯道歉。伊莎婉如受惊的小动物一样,惊恐的看着尤里

乌斯。

「伊莎,你在干什么!?」

愤怒的诺巴尔伸手,一下子就把伊莎拉到了自己身边。

「尤里乌斯大人,真是抱歉!伊莎笨手笨脚的,弄脏了您华贵的礼服。」

诺巴尔急的满头大汗,不停向尤里乌斯道歉。

红酒在雪白的衬衣上留下了一大块红印。

附近的贵族察觉到骚动,也纷纷围了过来。

「没关系,只是意外而已。」

尤里乌斯微笑着,轻轻拍了拍被红酒弄脏的地方。

「重要的是,伊莎小姐,你没受伤吧?」

尤里乌斯十分绅士,完全没有怪罪伊莎的意思。

「诶?啊…没…没有。」

「那就太好了。不用担心,我没有生气,也不会对你怎么样。」

反观尤里乌斯,完全是一副绅士的表现。

「啊啊…尤里乌斯大人,对此等失礼…竟如此宽大…」

「诺巴尔,你太夸张了。那么,伊莎小姐,稍微失陪一下,我要去换件衣服。」

说完,尤里乌斯便转身离开,伊莎却叫住了他。

「那个…!尤里乌斯大人!」

「嗯?」

「用盐会比较好…」

「诶?」

「盐可以吸收掉衬衣上的红酒…」

「…?」

尤里乌斯盯着伊莎看了一会,然后笑了。

「我知道了。谢谢。」

尤里乌斯走远后,诺巴尔终于松了一口气,放松下来之后,便是愤怒。

「伊莎,你都干了什么!?」

「对…对不起!」

「完了完了,不要以为尤里乌斯大人表面上说没关系就以为真的没关系了,

你让他这么失态,他现在肯定生气了!」

「我…觉得他没生气…反而还有点高兴…」

「啊?你在瞎说什么!?」

「诺巴尔先生,主人让我给你带话。」

这时,有一位侍从来到了诺巴尔的旁边,靠近诺巴尔耳语了几句,然后就离

开了。

「嗯…这次是蒂姆伯爵吗…」

从宴会开始到现在,已经有4位贵族的侍从陆续给诺巴尔带过话了。

内容当然就是对伊莎的出价。

·································

「不会错的,那是第4个了。」

「和那个肥猪说的一模一样。」

在大厅的一角,艾琳娜和赛娜正在暗中盯着那两人。

「不过我还真为你妹妹捏了把冷汗,居然把酒撒到领主身上。」

「伊莎娜从小就有点笨手笨脚的,虽然家务都是她做的,不过偶尔也会失败

一两次。」

「不过比起你那毁灭性的家务能力…还是好很多的…」

「你说什么!?」

「看!又有人在向诺巴尔搭话了。」

「啧!嗯?诺巴尔动了,还带着伊莎。」

「嗯,看来是找到买主了。」

「我们也跟上去。」

·································

诺巴尔带着伊莎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了一间房间里。

房间里,已经有人等在里面了。

「噢噢…尤里乌斯大人!」

「又见面了,诺巴尔,伊莎。请坐吧。」

「尤里乌斯…大人…?」

尤里乌斯翘着二郎腿,坐在宽敞的沙发上。

两人刚进来,门口的仆人随即关上了门。

「嘿嘿,那么…关于价格…」

「就跟随从告诉你的一样,四百万菲利斯。」

哒!

尤里乌斯打了个响指,身后的随从便拿出一袋装满金条的带子放在桌上。

诺巴尔两眼放光,目不转睛的看着金条。

「是真的,四百万,嘿嘿嘿,我还以为是在开玩笑呢。」

「伊莎是我无论如何也想得到的,这次我不会在乎钱。」

尤里乌斯看着伊莎,伊莎显得有些动摇,她没想到自己的买主竟然会是东部

领地的最高权力者。

「好的,那么我马上开始奴隶纹的转移,伊莎,坐到这里来,脱掉衣服!」

「是…」

说着,诺巴尔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支刺青笔。

「那么尤里乌斯大人…我需要您的一滴血…」

「我知道。」

尤里乌斯接过诺巴尔递过来的针,戳破了自己的手指。

「让我进去!」

「别拦着我们!」

门外传来争吵声。

「什么人?」

咚的一声,门被踹开。

进来了穿着礼服的一男一女。

女的带着眼镜,男的梳了一头金色的马尾。

赛娜与艾琳娜。

「伊莎!」

「诶?难道是…」

「你们两个竟敢擅闯领主的房间!卫兵!」

诺巴尔大喊大叫。

「什!?失礼了,领主大人。」

赛娜单膝下跪,向领主道歉。

赛娜看见尤里乌斯也大吃一惊,她也没想过买主竟然会是尤里乌斯。

艾琳娜也学着赛娜的样子,下跪道歉。

「你是什么人?」

赛娜拿出检察官的证件,展示给房间里的所有人看到。

「尤里乌斯大人,我是检察院的赛娜,我们收到情报,这里有进行非法的奴

隶交易。」

「噢…这可真是个误会。对吧,诺巴尔。」

「对…尤里乌斯大人说的没错,这里根本没有什么非法的事情。再说了,你

怎么可以擅自闯进领主的房间!」

「王国法律35条第8款,检察院有权搜索境内的任何地方!这当然包括领

主的城堡!」

「你这个…!」

「说的没错!你确实有权搜查这里。」

在诺巴尔开口钱,尤里乌斯打断了他。

「但是,你找到任何违法的事情了吗?」

「对啊,这里没有任何违法的事情!」

「尤里乌斯大人,你被戳破的手指,诺巴尔先生手上的刺青笔,还有沙发上

的那位少女,这很明显就是奴隶交易!」

「库呜呜…」

诺巴尔哑口无言。

伊莎在一旁看着,事情的发展太快,她还反应不过来。

赛娜的声音很大,察觉到动静的好事贵族们纷纷来到门口。

「原来如此,确实,我们是在进行奴隶交易,所以呢?」

尤里乌斯平静的说道,一点也没有慌张的样子,甚至,连呼吸都十分平稳,

语气就像是在聊天一样。

「什么?」

「奴隶交易对贵族来说是很平常的事情,法律可没有禁止奴隶交易,我向诺

巴尔买奴隶,又有什么问题呢?」

「在这里的这位少女是非法奴隶。」

「库呜…」

赛娜一下子说到了诺巴尔的痛处上,诺巴尔神情慌张。

几十年以来,他还是第一次在交易时被检察官突入,而且还是在领主的晚宴

上,任何人都没想到竟然有检察官敢在这里出手。

然而,尤里乌斯却依然镇定自若。

哒!

尤里乌斯打了个响指,身后的仆人便递给尤里乌斯几张文件。

「自己看看吧,这是她的身份证明,上面写明了她是敌国的俘虏。」

「什么?难道!」赛娜惊讶了。

诺巴尔吃惊的看着尤里乌斯,然后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诺巴尔心想:没想到,尤里乌斯大人连现在这种情况都做好了对策,身份证

明已经准备好了,这下子稳赢了!看你这个检察官还能怎么样!

诺巴尔得意地笑着。

「艾琳娜!」

随着赛娜的呼唤,艾琳娜解开了绑成一束的头发,甩了甩头,让头发恢复原

来的大波浪发型。

「这位是那边那位少女的亲姐姐,她们住在里罗亚城不远的一个村子里。几

天前,伊莎娜,就是那边那位少女,被人绑走,被强迫刻上了奴隶纹,这当然是

非法的。抓捕伊莎娜的奴隶贩子已经被我关到牢里去了,而且,他供出了指示这

一切的就是诺巴尔先生!」

看着两人相似的面容,众人也慢慢接受两人是亲姐妹的事实。

渐渐的,门口的贵族们越聚越多,观望着事态的发展。菲莉尔和检察院院长

也来到了门口。

诺巴尔做这样的奴隶交易已经有几十年了,他知道,只要无法拿出证据证明

奴隶是非法的,自己就不会出事。

但是,现在伊莎的亲姐姐居然出现在这里。诺巴尔不明白,这个晚宴只有贵

族能来,她到底是怎么混进来的!?

「呜呜…一派胡言,奴隶贩子说的话也能信?」

诺巴尔的表情扭曲着。

「……」

尤里乌斯坐在沙发上,依然镇定自若。

「检验她们是不是真的姐妹只要10分钟就够了,鉴定用的魔法卷轴我也带

着。」

「可恶呜呜…」

诺巴尔的五官已经扭到了一起。

「不必了,我相信你说的话。诺巴尔,看来到此为止了。」

尤里乌斯平静的说道。

「那么!」

赛娜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但是啊,年轻的检察官小姐啊,你要连我一起逮捕吗?」

「诶!?」

赛娜没想到尤里乌斯居然会说出这种话。

进行非法的奴隶交易,理论上是要把买方和卖方一起逮捕的。

赛娜本以为买家会是某个贵族,逮捕贵族的事虽然也发生过几次,不过迫于

压力,有的只被判了轻罪,其他的则是直接释放了。

但是,对方是东部领主,整个领地的至高权力者,最伟大之人,自己真的能

逮捕他吗?

尤里乌斯年轻有为,从他上任之后,领地的发展速度也很快,深受平民的爱

戴,贵族也对他赞赏有加。

对抗他,就等于是对抗整个东部领地。如果现在逮捕他的话,领地马上就会

群龙无首,一定会造成大混乱的吧,贵族们也肯定会闹翻天的吧。

他说这话是在挑衅吗?

抓他这样真的好吗?

自己能做到吗?

赛娜沉默了很久,表情僵硬,一句话也没说。

尤里乌斯看着赛娜,微微摇了摇头。

「不过,奴隶是非法的这件事,我完全不知情,看来我也被诺巴尔给骗了。

这些身份证明也都是他带给我的,现在看来,这些都是伪造的了。」

很明显,尤里乌斯给了赛娜一个台阶下。

「对…对啊!这一切都是诺巴尔的错,尤里乌斯大人只是被欺骗了!完全没

关系!」

赛娜当然也没这么傻,瞬间就明白了尤里乌斯的意思。

「那么…」

尤里乌斯起身,拿着文件走到烛台旁,就这么点燃了手上的纸,扔出了窗外。

「那是…」证据。

赛娜话说到一半,就不甘心的闭上了嘴。

「检察官小姐,能否请你逮捕诺巴尔呢?我不希望一个罪犯继续留在我的城

堡里。」

「是…我知道了。」

在门外看着事态发展的贵族们开始吵闹起来。

「那个女人以为自己是谁啊!」

「一个检察官是怎么能进到这里来的!」

「竟敢想要逮捕尤里乌斯大人!」

「她的上司是怎么管教手下的!」

「……」(菲莉尔)

「……」(检察院院长)

看见事情解决了的艾琳娜飞扑上去抱住了伊莎。

伊莎也看到了许久不见的姐姐,这3天经历了太多事,在艾琳娜的怀里,伊

莎终于忍不住落下了眼泪。

「啊啊啊…姐姐…他们好恐怖啊…」

「啊啊…伊莎娜…没事了…已经没事了…」

看着伊莎娜痛哭的样子,或许多多少少传染到了艾琳娜身上,让她也忍不住

哭起来。

诺巴尔一副万念俱灰的样子跪坐在地上,好像一下子老了10岁。

赛娜扶起诺巴尔,让赶过来的士兵押送他,与艾琳娜和伊莎道别后,自己也

跟着离开了。

门口聚集着的贵族,在尤里乌斯的驱使下,也骂骂咧咧的散伙了。

最后房间里只剩下尤里乌斯和伊莎姐妹。

「伊莎小姐,还有艾琳娜小姐,现在已经很晚了,请一定在我的城堡里住下。」

尤里乌斯微笑着,帅气的容貌,加上关切的话语,让任何女性都难以拒绝。

「啊…」

「不必了。」

但是,艾琳娜却不吃这套。

「我们马上就走,不麻烦你了,领主大人。」

尤里乌斯的笑容抽住了。

「那么至少让我派人把你们安全送到最高级的旅店。」

「那也不必了!伊莎娜,我们走。」

艾琳娜拉着伊莎娜的手就往外走。

「诶?姐姐…那么,尤里乌斯大人,失礼了。」

快要被拉出门口时,伊莎停下,朝着尤里乌斯行了一礼,尤里乌斯也回以温

柔的微笑。

「走了!」

「等等…等等啦…」

不顾伊莎娜的反对,艾琳娜拉着伊莎娜就往外走,留下尤里乌斯一个人在那

里。

尤里乌斯目送伊莎直到看不见为止,才转身回到房间。

「……」

啪啪!

尤里乌斯拍了两下手。

「按我说的做……」

尤里乌斯朝着黑暗中说道。

·································

检察院的牢房里。

诺巴尔被押送进了一间牢房,面如死灰。

「诶哟哟,这不是诺巴尔老爷吗?」

「诺巴尔老爷怎么有闲情雅致来检察院的牢房玩啊?」

帕特和大柱一看到诺巴尔便冷嘲热讽。

大强倒是和平常一样沉默。

「肥猪…是你啊…」

诺巴尔微微抬起了头。

「是啊,诺巴尔老爷怎么落得和我一个下场了啊?」

帕特充满肥肉的脸上堆满了讥笑。

「哼!明知故问!就是你告诉那个检察官一切的吧!」

「哈哈哈,没错,只要你被定罪了,我们就自由了!呵哈哈呵!」

帕特笑着笑着,笑出了猪叫。

「哼!你也不知道我至今都做过些什么!」

「压迫我们这些苦力呗,然后拿着贵族钱去挥霍。」

「哼!为了拯救更多人,牺牲一点又算不了什么!」

「哇噢,跟那些贵族大人说出了一样傲慢的话呢!老爷你好伟大噢!」

「反正我已经彻底完了,东部领地今后会怎么样,我已经管不了了!」

「…………正合我意…………」

帕特突然收起了笑容和讥讽,眼神冰冷,面无表情的看着诺巴尔。

这突如其来的转变,让诺巴尔不寒而栗。

「什么?帕特你…」

这是诺巴尔第一次叫帕特的名字,不再是「肥猪」,而是「帕特」。

「见不得光的世界你已经掌控太久了!是时候换人了!」

帕特越说越大声,昏暗的牢房里回荡着他的回音。

「你!?难道这一切!?」

「没错!这一切都是我策划!!你做的那些」好事「我也全部知道!卖奴隶

赚来的钱,全都补贴到自家的小麦里去了吧!不然哪来这么低的价格!只不过,

那些愚蠢的平民都没发现!」

「什!?」

「而且,作为整个东部领地奴隶交易的头头,你还压制着那些奴隶贩子吧!

不让他们做的太过分!而且不只是奴隶交易!卖麻药的!开娼馆的!基本所

有黑暗的组织都是你在其中周旋吧!为了不让他们跨过」那条线「!」

「你…竟然…全都知道,那还!?那么你应该明白吧,如果我被捕的话,东

部领地会乱成什么样子!多少人会挨饿!又有多少人会死!」

「哈哈哈,越乱才越好!我才有机会掌控一切!就像你当年那样!」

「呜呜呜!你这个疯子!你真的以为你出的去!?那个检察官会遵守约定!?」

「哈哈!当然不会,那个检察官估计在走出这里后就已经撕掉了那份公文。

只不过…」

帕特走向牢房的铁门。

「门早就打开了。」

轻轻推开了厚重的监狱门。

「什么!?」

然后,大柱和大强也轻松推开了铁门。

「老大,是我开的锁!」

「……知道。」

诺巴尔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哈哈哈,怎么样诺巴尔,被我刷的团团转的感觉!」

「帕!!!!!!!!!特!!!!!!!!!啊!!!!!!!!!」

诺巴尔双眼充血,发疯似的拼命地敲着铁门。

「永别了!老头子!」

「拜拜~ 」

「…再见。」

三人缓缓走出阴暗的牢房。

留下诺巴尔在那疯叫。

葫芦娃online

一起来挖宝游戏

啪啪江湖下载

相关阅读